<nav id="4weaq"></nav>
  • <nav id="4weaq"></nav>
  • <nav id="4weaq"></nav>
  • <nav id="4weaq"></nav>
    <tt id="4weaq"><tt id="4weaq"></tt></tt>
    <dd id="4weaq"></dd>
    搜索
    手機版 收藏
    首頁>人文財經>悅讀

    正德幅利 薄身厚民

    ——晏子的財稅心計

    作者:李勝良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22-07-04

      

      與姜太公初封齊國的縱橫捭闔、管子相齊的左右逢源不同,晏子輔佐齊靈公、莊公、景公的那段光景,齊國的國勢已經大不如前,甚至到了季世的邊緣。公室日益衰微,私門坐大,大夫專權,禮崩樂壞,國運靡常。內有亂臣賊子興風作浪,外有晉、楚、吳等大國躍躍欲試。面對如此局面,晏子勉力而為,勇于擔當,對君上犯顏直諫,對權臣舍死相爭,對各國不卑不亢,對如日中天志在代齊的陳氏申以禮義,為挽救齊國江河日下的頹勢殫精竭慮,不遺余力,確實做到了行補三君,不辱使命。他死后被謚為平,也是對其未讓齊國遭受重大災殃的肯定。不過,晏子死后不久,一直蓄勢待發的陳氏就完結了姜齊的國祚取而代之。

      世易時移。如果說管子的財稅謀略是開放性、擴張性、進取性的,晏子的財稅取向則是收斂性、內蘊性、保守性的。為了貫徹內安政,外歸義的自衛路線,晏子汲取太公、周公、管子思想中的柔性成分并揚棄其中的熾烈因子,強調為政以德、崇禮惠民,努力營造君令臣共、父慈子孝、兄愛弟敬、夫和妻柔、姑慈婦聽的五倫和諧,傾力呼喚民不思遷、農不離田、工商不失本業、小官不瀆職、大官不倨慢、掌權者不侵公利的本色本分,盡最大可能維護先王開辟的既定秩序不被顛覆。

      晏子針對公、卿、百姓這三股最可能擾亂齊國江山的政治力量,設計了指向性明確的財稅綱領,并附加了說理透徹的宣傳預案:一是正德幅利,二是薄身厚民。前者干預公卿,后者施惠百姓。

      正德幅利是晏子的財富倫理學說。他認為富貴這種東西,就象布帛一樣,是有幅進行制約的。幅內的部分是正當的,越過這個幅就要出問題。一個人要確認自己的幅,并正德以幅,不越雷池。你看那死于非命的慶氏,他的封邑那么多仍然貪得無厭驕奢放縱,遠遠地跨越了自己命運的幅,所以他敗得很慘。大富大貴而身敗名裂的例子有很多,就是因為蘊利生孽,私利積藏太多而不知收斂和讓渡,幅被撐得很滿,結果遭到了反噬。你不愿把利益分給別人,百姓必進而自分。要避免出現這樣的情況,就必須做到利不可強,姑使無蘊,益民之利,信守其幅。這樣一種理論反映出相當的財政意涵:貧富務求平衡,過度的兩極分化必然造成對社會安定的威脅,并危及昧財專利者。畢竟有“夫禮者,民之紀。紀亂則民失。亂紀失民,危道也”的說法。晏子本人,也是這一理論的一個佐證。當時的齊國,亂象叢生,危機自伏,而居于高位和旋渦的晏子竟能高壽善終,這與他多次退還封邑、自降俸祿積下的賢名有關。弒殺齊莊公并連殺三位太史的崔杼,面對晏子的凜然不可就范,二度熄滅了殺心,就是因為“民之望也,殺之舍民”。

      這個理論應用在治國領域,就是均貧富,堅決杜絕暴征其私、征斂無度、厚藉斂,而不以分餒民的無禮行為。晏子不厭其煩地向齊君進言稅斂重,故民心離,市買悖,商旅絕,玩好充,家貨殫。邪氣上升,怨氣爆棚。這樣發展下去,如不及時補救,遲早撐破幅度,自取滅亡。后來,齊景公感受到了事態的嚴重,下命令寬政、毀關、去禁、薄斂、已責,放寬統治,撤掉關口、除去禁令、減輕賦稅、豁免債務,盡最大限度讓利于民,避免征納關系鏈條的崩斷。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晏子這一理論的最大受益者,卻是陳氏。當陳、鮑二氏聯手斗垮欒、高二氏,土地、財產收獲頗豐。陳桓子接受晏子“正德幅利”“蘊利生孽”和“讓為美德”的勸說,毅然把自己所得獻給公室,并將自己的部分封邑分給齊國的公子、公孫,又打開自家倉庫救濟貧窮孤寡的百姓。晏子驚詫,陳氏的悟性太強,舉一反三,因得民心而更加強大,公室與陳氏的競爭越來越處于下風。他悲哀地感覺到陳氏代齊的結局。陳氏雖無大德,而有惠于民。豆區釜鐘之數,其取之公也薄,其施之民也厚。公厚斂焉,陳氏厚施焉,民歸之矣。陳氏在封邑內以小斗斂賦而以大斗施賑,完美演繹幅利理論,這讓本意是抑制卿室、加強公室的晏子哭笑不得。

      為了幫助齊國鞏固民眾,挽救民心,晏子又高揚薄身厚民寬惠慈眾信條,并身體力行。他不僅反復陳說“德莫高于愛民,行莫厚于樂民,意莫下于刻民,卑而不失尊,曲而不失正,以民為本也”的道理,而且強調要食不重肉,妾不衣帛,敝車疲馬,謙讓自持,節儉力行,清廉操守,刻上饒下,先民后身,謀度于義,事因于民。對于“民叁其力,二入于公,而衣食其一”而導致民人苦病,夫婦皆詛的悲慘,他不但據理力爭,甚至不惜沖冠一怒。有一年,齊國連降17天大雨,洪澇成災。景公不聞不問,依舊笙歌達旦。晏子奏請救濟無果,遂將家中糧食分發給災民,將家中車馬器物置于路邊供人取用,然后赴闕厲言申斥,認為自己縱容主上沉湎享樂不恤災民為失職,跪拜之后,掛冠而去。景公心折,星夜追趕,誠懇賠罪并下令賑災。一場大失民心的危機,終于化解。

      管子晏子,俱為齊相,卻有很多不同。孟子說,管仲以其君霸,晏子以其君顯。蘇轍認為,管子以桓公霸,然其家淫侈,不能身蹈禮義。晏子為人勇于義、篤于禮,管子蓋有愧焉。二人都無愧社稷之臣,一助齊興,一救齊衰。管子以輕重為術,稱霸諸侯,卻免不了會用一些非禮的權謀。晏子以禮法治財,縱能富民安眾,卻缺少幫助齊國恢復霸主地位和國家掌控力的實用手段。管子主張官天財,晏子則力主勿逼山林、勿逼山澤。管子追求倉廩實,晏子則講究府無藏、倉無粟普施于民。止役輕稅,節取于民而普施之,前者減少了收入,后者增加了支出,又放棄了山林川澤的專利,那收支缺口如何籌措呢?這便是晏子理財思想的局限之處了。好在二人都找到了限制條件下的最佳路徑,各逞所能,同屬“知慮足以安國,譽厚足以導民,和柔足以懷眾,不廉上以為名,不倍民以為行”的國之干城,為后世敬仰。晏子曾贏得孔子九次贊嘆、墨子二次稱道,被認為兼有儒家和墨家的惜民風范。

     。▓D片作者/李建維)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热99re久久精品这里都是精品,一级日本牲交大片无遮挡,欧美xxxx极品bbw,在线无码无码观看,四川丰满按摩老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