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4weaq"></nav>
  • <nav id="4weaq"></nav>
  • <nav id="4weaq"></nav>
  • <nav id="4weaq"></nav>
    <tt id="4weaq"><tt id="4weaq"></tt></tt>
    <dd id="4weaq"></dd>
    搜索
    手機版 收藏
    首頁>新聞>債券

    我國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補充TLAC缺口研究

    作者:劉一楠 陸本立 來源:《債券》 發布時間:2022-04-14

     摘   要

    《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總損失吸收能力管理辦法》明確了我國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總損失吸收能力(TLAC)的比率、工具等,構建了我國的TLAC監管框架。據測算,2024年末我國四大行TLAC缺口超過2萬億元。建議研究創設TLAC債務工具,規劃培育相關市場,優化金融基礎設施安排,支持證券化和信貸資產流轉,多措并舉提升銀行化解金融風險、支持實體經濟的效能。

    關鍵詞

    TLAC TLAC債務工具 系統重要性銀行

     

    我國實施TLAC 監管框架的背景

    國際總損失吸收能力(Total Loss AbsorbCapacity,TLAC)相關制度框架的形成源自2008 年國際金融危機,部分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G-SIBs)不僅沒有發揮“穩定器”作用,甚至成為系統性風險的始作俑者。自此,各國金融改革開始加強對G-SIBs的監管。2010年9月,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BSBC)出臺《巴塞爾協議Ⅲ》(以下簡稱《巴Ⅲ》),提高最低資本充足率要求,并引入杠桿率、流動性量化監管指標,關注銀行在持續經營過程中吸收損失的能力。金融穩定理事會(FSB)于2011年發布《金融機構有效處置機制的關鍵要素》,并于2014年完善。該文提出銀行在進入處置程序時,可通過核銷債務來吸收損失、實現自救。該文已成為金融機構處置領域的國際標準。2015年,FSB通過了TLAC國際監管規則,對G-SIBs提出較《巴Ⅲ》更高的損失吸收要求。

     

    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我國先后加入了BSBC和FSB,逐步研究推出適合國情的監管框架。2012年發布的《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是我國借鑒《巴Ⅲ》的成果。2021年10月,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和財政部聯合發布《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總損失吸收能力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管理辦法》),明確了我國G-SIBs在TLAC比率、工具、監督檢查及信息披露等方面的監管要求,構建了我國的TLAC監管框架。這一方面有利于我國G-SIBs增強損失吸收能力,完善風險處置機制,提升金融系統穩健性;另一方面將激勵商業銀行創新發行TLAC債務工具,豐富債券市場結構,提升直接融資比重。

     

    在2020年11月FSB公布的G-SIBs名單中,有30家銀行入選1,其中包括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工商銀行和農業銀行(以下簡稱“四大行”)。結合FSB評級標準和賦分原則,未來交通銀行、興業銀行、招商銀行有較大可能入選。入選銀行要在被納入名單14個月后開始實施更高的資本要求。根據2021年中報數據,筆者整理計算了30家銀行的資本充足率、杠桿率(見表1)。研究發現,目前我國四大行資本充足率略低于國際30家銀行的平均水平,后續將面臨一定的缺口補充壓力。


     

    TLAC債務工具的特征分析

    (一)TLAC 債務工具與資本工具的對比

     

    根據《管理辦法》,TLAC為“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進入處置階段時,可以通過減記或轉為普通股等方式吸收損失的資本和債務工具的總和”。TLAC由兩部分構成:一是資本工具,但為滿足緩沖資本要求計提的核心一級資本工具不計入;二是TLAC非資本債務工具(以下簡稱“TLAC債務工具”)。以下對二者進行對比分析。

     

    1. 工具范圍對比

     

    資本工具的核心特征是屬于銀行資本,TLAC債務工具的核心特征是吸收損失,二者有交集也有差異。為滿足緩沖資本要求2計提的核心一級資本工具不計入TLAC,TLAC債務工具是TLAC的重要組成部分,但不計入《巴Ⅲ》資本工具。TLAC債務工具應滿足的標準參見表2,同時不能是以下任一種負債:受保存款、活期存款和原始期限在一年以內的短期存款、衍生品負債、具有衍生品性質的債務工具、非合同產生的負債等。此外,遵循“實質大于形式”原則,部分債務工具雖不符合TLAC標準,但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且具備吸收損失能力,也應納入TLAC。這賦予了發行人更大的創新空間。


     

    2. 吸收損失對比

     

    TLAC債務工具的定位是銀行負債端(一般存款與高級債券)與資本工具之間的“夾層”。當銀行進入處置階段且資本工具不足以吸收損失時,可通過將TLAC債務工具減記或轉股的方式吸收損失,降低銀行對外部資金紓困的依賴。減記或轉股的順序為:資本工具→TLAC債務工具→一般負債。債務受償順序相反(見表3)。


     

    (二)TLAC 債務工具的國際實踐

     

    從國際經驗來看,雖然資本工具是TLAC的組成部分,但單純靠資本工具達標成本較高,創設合格TLAC債務工具成為國際實踐中銀行滿足總損失吸收要求的重要途徑。2015年至2021年末,全球共有10個國家G-SIBs發行約2000只TLAC債務工具,發行總量超2萬億美元。發行主體以歐美為主,亞洲地區的日本共計發行170只,規模達1565億美元。發行量較大的包括美國銀行、摩根大通等。TLAC債務工具期限必須大于1年,最常見的為5年期。美元TLAC債務工具目前是主流,歐盟和日本也更傾向于發行以美元計價的TLAC債務工具,降低發行成本并籌集美元資產。國際TLAC債務工具的主要投資者是非銀行金融機構,以資產管理公司、養老基金、保險公司為主,防止風險在銀行體系內部過度集聚。在FSB框架內,TLAC債務工具可選擇三種類型,分別是契約型、法律型和結構型(見表4)!豆芾磙k法》規定,我國TLAC債務工具必須含有減記或轉股的條款,明確我國采用契約型模式。


     

    TLAC債務工具旨在增強G-SIBs內部紓困能力,降低對外部救助的依賴,緩解銀行“大而不能倒”產生的道德風險。因此,分析其在何種情況下以何種形式吸收損失非常重要。在觸發機制方面,巴塞爾框架下二級資本工具吸收損失的觸發點為“無法生存觸發點”,TLAC債務工具吸收損失的觸發點是“銀行進入處置程序”,具體取決于各國監管框架(見表5)。美國TLAC債務工具的處置機構為聯邦存款保險公司,其他國家的處置機構為監管當局。我國《管理辦法》規定G-SIBs進入處置階段時,二級資本工具全部減記或轉股后,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視情況啟動對TLAC債務工具減記或轉股,最大程度維持金融市場穩定,維護受困機構核心職能運行,維護公眾利益和市場信心。


     

    我國在銀行資本補充方面的實踐

    我國金融監管部門始終深入研究國際規則,密切關注國內商業銀行的穩健經營能力和抵御風險水平,出臺一系列政策,支持商業銀行拓寬資本補充渠道。目前,商業銀行補充資本金的渠道有:內源融資補充核心一級資本,發行優先股或永續債補充其他一級資本,以及發行二級資本債補充二級資本。

     

    在內源融資方面,目前經濟周期下行疊加疫情沖擊導致四大行凈利潤增速放緩,2018年至2020年四大行生息資產復合增速為6.9%,同期凈利潤年復合增速僅為4.6%,內源融資能力受到一定的限制。

     

    在外源融資方面,在2019年中國銀行首單永續債推出后,永續債在銀行補充資本渠道中的作用持續增大。同年中國人民銀行創設央行票據互換工具(CBS),提高銀行永續債市場流動性,支持銀行發行永續債補充資本,增強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能力。截至2021年底,中央結算公司累計支持發行銀行永續債1.86萬億元,累計支持中國人民銀行開展CBS操作1530億元。中債估值公司于2021年8月推出中債商業銀行永續債收益率曲線,于2021年11月將永續債、二級資本債納入中債發行定價工具支持范疇,為發行人、投資者在永續債發行、投標及二級市場交易環節提供參考。

     

    上述措施取得一定的成效,但商業銀行資本補充能力仍需進一步增強。一方面,根據監管政策,銀行表外資管產品向表內回歸,或將增加廣義信貸額度和資本消耗,銀行需繼續優化資產負債結構,積極提升風險應對能力。另一方面,《管理辦法》和《巴Ⅲ》的雙重框架要求G-SIBs不僅應具備相應的TLAC,還需滿足儲備資本、逆周期資本和G-SIBs附加資本等緩沖資本的監管要求。

     

    四大行TLAC缺口測算

    《管理辦法》和《巴Ⅲ》對四大行補充資本和TLAC提出了更高要求。對于四大行的TLAC缺口,市場已有一些測算研究3,筆者計算的創新點在于:一是根據四大行風險加權資產增速分別對各自風險加權資產進行合理預測,更精確地反映各家銀行風險敞口的變化路徑;二是納入銀行資本充足率的動態變化,統籌考慮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和TLAC。

     

    筆者基于四家銀行2020年末風險加權資產與資本充足率數據,測算四家銀行TLAC缺口,結果見表6。


     

    上述TLAC缺口的具體計算過程為:第一步,計算四大行2019年至2020年的風險加權資產增速,假設增速保持穩定,可計算得到各行2024年末風險加權資產(3),合計為96.46萬億元;第二步,計算四大行2019年至2020年的資本充足率,假設增速保持穩定,可計算得到2024年末的資本充足率(4);第三步,鑒于自2025年起TLAC風險加權比率要達到16%,且需考慮不計入TLAC的緩沖資本,故到2024年末,工商銀行、中國銀行與建設銀行達標總要求為20%,農業銀行為19.5%(6),將風險加權資產(3)乘以達標總要求(6),得到兩個框架下達標要求的合格工具規模(7);第四步,將資本充足率(4)乘以風險加權資產(3)得到2024年滿足《巴Ⅲ》框架的合格工具量(5);第五步,在不考慮豁免的前提下,將兩框架下達標要求的合格工具(7)減去巴塞爾框架合格工具(5),得到TLAC 債務工具缺口(8)。四大行TLAC凈缺口約為2.3萬億元。

     

    對推動我國G-SIBs 補充TLAC的建議

    對標監管要求,我國G-SIBs須加強TLAC的研究和儲備。TLAC風險加權比率是一個分式,分子和分母分別是吸收損失能力工具和風險加權資產。促進分式滿足監管要求需統籌考慮分子和分母兩端,確保銀行風險承擔能力與潛在風險敞口相匹配。

     

    (一)從分子端入手

     

    建議銀行繼續運用較為成熟的資本補充工具,探索發行TLAC債務工具,規劃培育TLAC債務工具市場。

     

    一是研究創設TLAC債務工具。一方面,可改造現有工具,對部分普通金融債、中長期商業票據、二級資本債進行改造,在條款設計中明確償付順序和吸收損失,增加減記或轉股條款,使其滿足TLAC要求。這也是國際上契約型TLAC債務工具的通行實踐。另一方面,可專門創設TLAC非資本債務工具,即具有吸收損失屬性的次級債券,作為補充TLAC的重要組成部分。建議加強研究TLAC債務工具發行、市場定價等規則,推動儲架發行等創新發行機制。同時,遵循“實質大于形式”原則,將實質能夠吸收損失的債務工具也納入TLAC范疇。

     

    二是完善金融基礎設施安排。建議借鑒商業銀行發行永續債及其他券種的成功經驗,充分發揮中央結算公司作為國家重要金融基礎設施的作用,為TLAC債務工具提供全生命周期服務,促進其作為擔保品使用,提升市場流動性,降低流動性溢價。建議提升金融債券信息披露規范化和數字化水平,探索推動可擴展商業報告語言(XBRL)格式在金融債信息披露中的應用。建議研發并推廣TLAC債務工具相關估值、收益率曲線等價格指標產品,提升TLAC債務工具市場化定價水平。

     

    三是擴展投資者類型。銀行自營購買TLAC債務工具的資本占用與二級資本債相同,均為100%,因此預計銀行自營對前者的接受度趨近于二級資本債。銀行理財產品在向凈值化轉型,對投資標的收益率、流動性有一定要求,可能會傾向中短期TLAC債務工具。當然,理財產品應充分考慮TLAC債務工具可能被減記、吸收損失的特征,綜合考慮收益、風險等各種因素進行投資決策。此外,目前銀保監會對保險資金投資范圍實行“白名單制”,TLAC工具尚未納入,同時年金、社保及養老金也還不允許投資TLAC債務工具。建議支持社保、保險、證券投資基金、養老基金等機構投資者在明確產品特征和風險的前提下投資TLAC債務工具,豐富投資者結構。

     

    (二)從分母端入手

     

    建議通過資產證券化(ABS)和信貸資產流轉等途徑有序降低風險資產,多措并舉促進TLAC達標。

     

    一是ABS在我國已較為成熟,截至2021年末,我國ABS存量規模為5.1萬億元,約占債券市場的4%,遠低于美國的25%,仍有較大提升空間。建議推動ABS市場發展,特別是個人消費貸款、汽車貸款和住房抵押貸款的證券化。此外,建議探索推動ABS基礎資產穿透披露,提高標準化水平,推動信貸ABS登記信息脫敏后披露,促進便利應用,激發市場活力4。

     

    二是建議鼓勵信貸資產流轉,特別是對公類貸款、銀團貸款的流轉。在當前信貸資產流轉金融基礎設施已經建立的情況下,建議梳理相關政策,促進信貸流轉規范化發展,拓寬銀行“降分母”途徑,多措并舉促進TLAC和資本充足率達標。

    (作者單位:中央結算公司)

     

    注:

    1.按照系統重要性,30家銀行分為五組,組別越高系統重要性越強。在2020年的版本中,有3家銀行位于3組,8家銀行位于2組,19家銀行位于1組,無4組和5組。

    2.包括儲備資本2.5%、系統重要性銀行附加資本緩沖1%~1.5%(工商銀行與中國銀行為1.5%,農業銀行與建設銀行為1%)。

    3.建設銀行認為,至2024年末,四大行TLAC缺口將超2.45萬億元;光大證券研究認為,四大行TLAC缺口在0.7萬億元至2.4萬億元。

    4.參見中央結算公司中債研發中心、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建信信托資產證券化部、資產證券化分析網的聯合研究報告

    (https://www.chinabond.com.cn/cb/cn/yjfx/zzfx/nb/20210119/156344246.shtml)。

     

    參考文獻

    [1] 郭華春. 歐盟銀行“自救”機制中債權保障的失衡與應對[J]. 上海財經大學學報,2017,19(5).

    [2] 李波. 以穿透式標準化披露推動資產證券化高質量發展[DB/OL]. (2021-06-23).

    https://opinion.caixin.com/2021-06-23/101730747.html.

    [3] 劉一楠,鄒基偉,吳方偉. 信貸資產流轉是盤活存量資產、落實資本監管要求的重要途徑[J]. 債券,2020(11):49-53.

    [4] 鐘言. 推動資產支持證券穿透式信息披露[J]. 債券,2021(1):6.

    [5] Heltman, John. Fed’s TLAC Plan Goes Too Far: Big Banks[J]. American Banker, 2016, 181(35): 1.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热99re久久精品这里都是精品,一级日本牲交大片无遮挡,欧美xxxx极品bbw,在线无码无码观看,四川丰满按摩老熟女